用户登陆

如果您忘记密码请点击这里

合作单位:蒸汽发生器染色机高硅滑石粉不锈钢抛光地毯膜打桩机祛斑加盟常州化妆培训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西部教育
0

武汉跳楼研究生:家人曾劝其放弃读博 自杀前已找好工作

  • 发稿时间:2018-04-08
  • 浏览次数:277

3月26日,湖北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硕士研究生三年级的陶崇园在陪妈妈吃完早饭后,回到宿舍楼纵身一跃,本该流在身体里的热血,涂在了地上。

再过几个月,陶崇园本该毕业开始新生活,找好了工作,还准备买房。

他曾向家人抱怨导师王攀对他各种控制,令他困扰,但未把全部的真相告知家人。妈妈一度劝他放弃读博,以摆脱导师纠缠,但未能料到事态的严重性。

家人从他电脑和手机里提取到大量聊天记录,才知道王攀教授、工学博士、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的光环底下,藏着“多么恐怖的事情”。

“喊他(王攀)做爸爸,给他送饭,谈话只能回答是或不是……”陶崇园的姐姐陶红(化名)“感到震惊”。

王攀在3月28日发文回应,“我和他感情极深,让他喊爸是我们之间独特的语言系统”。

4月1日,武汉理工大学宣传部门一名负责人对@北京时间记者表示,该校正介入调查此事。

陶崇园和妈妈、姐姐合影。受访者供图

陶崇园曾被导师要求喊爸爸

北京时间:你去事发现场了吗?

陶红:我到的时候是(3月26日上午)7点多,我弟弟躺在地上,一滩血,没穿外套,外套在楼顶。

北京时间:抢救了吗?

陶红:救护车来了,送到医院里去了。

北京时间:陶崇园和妈妈一起吃的早饭?

陶红:是的。之前打电话给我老妈,说他受不了导师了。说王攀把他的自由完全控制了,不知道怎么摆脱,很苦恼,不知道怎么办。

北京时间:这些事情很久了吗?

陶红:有好几年了,有些事情我是知道的。导师有很大权力,直接关系到学生能不能毕业。

北京时间:导师怎么“控制”他?

陶红:他很无奈,说王攀老师强迫他做这做那。你只能顺着他的意思,每次两个人意见不一致的时候,他就非要把他说服,就开始对他精神施压,找我弟弟谈话谈两三个小时。

他经常从道德上捆绑我弟弟,如果我弟弟怎么样(不从),就说他忘恩负义,一点自己的自由空间都没有。

北京时间:发生过什么?

陶红:王攀一直让他带饭,每天8点去他家里,他(陶崇园)喊他(王攀)为爸爸。说话的方式(陶崇园)只能回答是或不是。

这个事情这么多年了,我们都是后期搜集证据的时候,才知道有这么多恐怖的事情。

北京时间:你弟弟说过想离开?

陶红:我弟弟说他真的受不了了,我弟弟是一刻都不想多待,他说想早点离开,思想压力太大了。

陶崇园被要求叫王攀爸爸。受访者供图

家人曾劝其放弃读博

北京时间:家人有提供帮助吗?

陶红:我老妈就安慰他,我们给弟弟提了意见,尽量少跟王攀接触,反正已经找到工作了,无所谓,马上就脱离他了。

家里人不支持他读博。让他(王攀)不要再纠缠他了,跟他老板(王攀)转述过的,这个是我老妈让我弟弟去转述的。

北京时间:没直接出面介入?

陶红:当时我们确实没有去找他(王攀)当面说,因为当时我们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当时我弟弟跟我们说的不是很多,有些事情他没有跟我们说。

北京时间:陶崇园平常性格怎样?

陶红:他非常喜欢运动,两个月前,他还约同学一起去滑雪。过年的时候他还经常和表妹聊工作的事。我、我弟弟、我老妈,每个月都要聚一次。

我从来都没觉得我弟弟很抑郁,每次聊天都感觉他很积极向上。出事前几天,我弟弟每天都去我老妈那食堂吃饭。

北京时间:一般聊什么?

陶红:我们在一起聊的话题天南地北,我们聊到要去买房,以后毕业买房子的事,谈的很具体,怎么规划。

北京时间:事发后见过导师王攀吗?

陶红:快中午的时候,在医院见到过(王攀)一次。我当时质问他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弟弟。我老妈一个劲地哭着喊着要他赔命,“王攀,还我儿子的命来”。

北京时间:他什么反应?

陶红:他就说了两句话,“陶崇园是我的好学生,我和他的关系挺好的”。

北京时间:有悲伤吗?

陶红:(说话)是那种气定神怡的感觉,我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悲伤,没有一丁点。

北京时间:待了多久?

陶红:一两分钟,没待多久,他就走了。

北京时间:网传家属提出700万元赔偿?

陶红:我们家属从没提要赔多少钱,我们要学校还我们一个公道,让王攀得到应有的惩罚。

北京时间记者 尹志艳



快速咨询通道

快速咨询通道